《牛虻》艾捷尔·丽莲·伏尼契, Ethel Lilan Voynich,爱尔兰


人家恨你也罢,爱你也罢,你自己干得对不对还是很要紧的。”

如果你对一件事的看法达到了一定的程度,你就对这事有了义务;如果你没有这样的看法,那就什么也不能把义务强加给你。”

周围的一切日常琐事,并不因倒下了一个人,倒下了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就有所改变,连最微不足道的小事都没有改变过一桩一件。一切都还跟往日一样 。喷泉水花飞溅,屋檐下雀儿啁啾 周围的一切日常琐事,并不因倒下了一个人,倒下了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就有所改变,连最微不足道的小事都没有改变过一桩一件。一切都还跟往日一样 。喷泉水花飞溅,屋檐下雀儿啁啾,昨天原就是这样,明天还会是这样。可他呢,他却早已死了——完全死了。

“我以前相信你就像相信天主一样。天主原来是泥塑的,可以被我一锤子砸得粉碎;而你,也一直欺骗我,不对我说实话。”

人世间的生活到处都是差不多的,总免不了有丑恶,有腐败,有糟害人的东西,有见不得人的秘密,有黑暗的角落。不过生活终究是生活,他还是应该尽 力而为。

已成庞然大物,未免流于昏昏,直须得一牛虻,庶可一螫而醒’……”

过去属于死神,未来属于你自己。’趁未来还属于你的时候,要好好抓住未来,心思要用得是地方,不要去多想当年干了什么,说不定会伤害了谁,要多想 想今天能够干些什么,好有助于他人。”

我怕的是内心里的那一片黑暗。那黑暗里没有哭泣之声,没有咬牙切齿之声,只有沉寂……永远是沉寂……”

受到痛苦就深感痛苦,受到委屈就深感委屈。天地虽大,就是容……容……容不下这样的人。这个世道,要的就是只知道工作,却什么都浑然不觉的人。”

“我们无神论者,”他口气激烈地又接着说了下去,“都明白一个道理,就是一个人既然有什么事要承当,那就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去承当;如果承当不了而垮 下——那,也只好算他自己倒霉。 “我是不信神的。我什么也不要,只求你们让我安静。”

他们突然感到满心惊恐,把枪也放了下来,听着军官们连斥带骂、大发雷霆,一个个都惶惶不知所措,瞅着面前这个竟会杀而不死的人,更是人人吓得呆 若木鸡。

“活着也好, 死了也成, 从此我就永远成了 一只快乐的牛虻。”

Q.E.D.


---------我大体上尊崇理性和意志,却也不菲薄情感和想象---------